都说这是表现女权主义的经典影片,我不是十分认同。Thelma and
Louise都对男权,言语猥亵妇女深恶痛绝,她们也让Halen和货车司机付出了代价。这一切都是由于Halen企图强奸Thelma而起。但是之后两姐妹逃亡,我认为就只是因为害怕承担法律责任,是逃避牢狱之灾的个人选择。虽然她们选择逃亡是因为在这样的社会中,没有人会相信Halen是企图侵犯别人而被杀。之后的逃亡之路更是把她们逼入绝境。艳遇?结果失去了所以财产,于是抢劫、袭警。这完全的罪犯的所为。我觉得警察也一直在为他们争取权利,打电话关心她们是否受伤和她们被通缉的情况。她们太不相信世界了。如果说她们逃到了墨西哥,那她们就可以重新开始生活。可是她们没有,被警方逼到悬崖边上。我想她们可以自首,可她们选择冲向悬崖,选择一死了之。这还是一种逃避吧,逃避的是Louise说的监狱之刑。
确实有很多针对女性的侵犯、成见,但是这种杀害施暴者之后逃亡的方式是女性对自我更残酷的牺牲。逃亡之路搭上了自己的下半生,别忘了Jimmy还那么爱着Louise,对爱自己的人也是一种伤害。也许选择相信世界,它并不会辜负你。如果世界辜负了你,结果和逃亡不差多少,但是至少多一种可能性。许多忍受家暴多年的妇女选择杀夫最后进了监狱。这更是对自己对孩子家人的伤害。妇女保护组织更需要帮助她们。
对于两人的友谊,我很感动。Thelma原来更软弱些,没有主见,但是相互影响下,她也变得坚定有信念起来,她想办法甚至抢劫、袭警。两姐妹一直团结一心,患难与共,直到一起冲向死亡。
警察在达里尔家里等thelma的电话,让达里尔温柔地回应如果有thelma的电话,他说女人就喜欢这样。事实是女人不喜欢这样,并且达里尔立马就暴露了警察在家。也算是对女人这种刻板成见的讽刺。
这是23年前的电影了。我相信这23年过去,女权活动家做了不少的努力来破除社会对性别的成见,到今天已经远比过去性别平等了。但是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以法治、和平的方式,而不是thelma&louise的方式。

美高梅游戏网站,   《末路狂花》(“Thelma&
Louise”),两个女人为了逃离日常生活结伴外出度假却演变成意外杀人后逃离警察的逮捕以至于最终被迫逃离现世去往他界。
    影片开始一个摇镜头,由美国西部的旷野摇到旷野中通向远处的公路,色彩由黑白逐渐过渡到彩色再慢慢地暗下去至黑场,这大概寓意着整个故事。
    Louise是一位女侍,男友吉米由于工作的性质常常外出不能陪伴在她身边,这让她有些生气,Louise想借度假舒缓一下心情。
    Thelma是一位害怕丈夫的家庭主妇,丈夫达里尔每天都早出晚归,不知道在外头忙些什么,她则被要求乖乖地呆在家里,并忍受丈夫不允许她大声说话、不耐烦她的询问等生活约束。Louise约她外出度假两天,她不敢拿“能否去度假”这样的问题劳烦丈夫,只间接询问丈夫晚餐吃什么,得到的答案是“我不在乎晚餐吃什么,我也许没办法回家吃晚餐……”。
    两个女人——一个为了逃避男友缺席的爱,一个为了逃避丈夫压抑的爱——坐在驰骋的敞篷车上聊着两个男人发现她俩不见后的窘像而兴奋地大笑,急速驶向度假的小屋。
    途中,她们去了一个酒吧喝酒。单纯的Thelma被假面温柔的哈尔骗到停车场,哈伦不顾Thelma的反抗想强暴她,Louise及时出现用枪制止,并悲愤说道:“女人这样哭哭啼啼时,她并不享受!”哈伦仍回答些放荡不羁地言词,Louise举枪射死了哈伦,眼里仍是愤恨“你小心说话!”,俩人开车逃离现场。
    哈伦的死并不无辜,Louise的开枪是在为自己为Thelma为女同胞主持公道。多年前,Louise在德州遭到过类似的强暴,心灵的创伤被哈伦不知悔改的恶毒语言激发,脆弱的女性只得用枪来抵抗男人,用逃难来抵抗男权——法庭是男人的,所以Louise拒绝报警。提出报警的Thelma在影片的后半部分对法律也无言了:“法律是古怪的东西,不是吗!”
    逃难的开始,Thelma和Louise分别打电话给丈夫、男友,这两个女人仍渴求从自己男人那里获得帮助对他们仍有依赖,但是他们都没有出现在电话的另一端。随着故事的发展,她们逐渐成熟了,不再需要男人不再是男人的肋骨,而是能独立面对生与死。Thelma起初的蕾丝边裙子换成了蓝衬衫和牛仔裤,Louise摘下她所有的首饰换了一顶牛仔帽,她们消解了后天强加的性别歧视,除了生理性别,心理上她们同样可以男人般的行事了。
    逃难中,遇到了假扮大学生的乔迪,没有经历过爱情游戏的赛尔马再次上当,她们全部的钱财被乔迪抢走,路易丝几近崩溃,赛尔马却出乎意料跑去超市持械抢劫。
    遭受了性骚扰、假象性爱后的Thelma不再是一个单纯的家庭主妇,她在旅行中最初展现的放荡不羁转变成了一种野性——被琐碎生活压抑着的本我此刻迸发了!男人的爱男人的假男人的制度在她黑色幽默式的抢劫中灰飞烟灭。抢劫后,她是那么的兴奋,以至于在疾驰的敞篷车上大笑大叫,抑制不住站起身来:“也许吧,野性的呼唤!”
    Thelma的野性演变得愈发不可收拾了,当她们被一位警察罚单时,Thelma直接用枪挟持警察,处理得相当从容冷静。警察请求饶恕,说自己尚有妻儿,Thelma对此表达了她的同情:“那你走运了!你要对他们好,尤其是你的太太!丈夫对我不好,看我变成怎样了。”事后,Thelma很满意自己的表现:“我感到对此事很熟练!”这件事足以说明法制暂时妥协了,在女人拿着枪的情况下,男权同样得低下头,而女人已经为此低头很久了。
    沿途,俩人几次碰到一位货车司机,每回货车司机都对她俩说些放荡的词做些低俗的动作,在经历了杀人、抢劫、挟警后,恢复本我的Thelma和Louise对货车司机不再忍受,要求他道歉,被拒绝后对他的货车开枪,枪法精准,在货车爆炸的轰然大火中,俩人扬长而去。
    哈伦和货车司机在某种程度上有相似性,他们自以为是地认为女人就是“婊子”,他们为了自己可耻的尊严(拿女人当婊子来成就的尊严)在枪口的威胁下也不肯低头,实则这说明了他们的软弱——有着优越感的他们固执得不敢为自己的错误负责!
    车开到大峡谷,前面是悬崖末路,后面是军队围困。几个特写士兵拉栓、上弹壳、装子弹的镜头显示了沉重的权力。然而对此,她俩仍没有放弃——Thelma请求Louise继续往前开,Louise领会后吻了Thelma,加足马力冲向了峡谷。
    由始而终,这是一个逃离男人辖制的故事。一、逃离男人不平等的爱;二、逃离男人的性骚扰;三、逃离男人的不合理法制。现世中被辖制只得选择他界,这样的选择令她们高兴,奔向峡谷的那瞬间,她们的脸上仍旧是逃难路上那般的灿烂笑容。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