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宗明义地说,《超凡蜘蛛侠2》绝对是一部值回票价的电影,个性鲜明,音画俱佳。但指望其成为一代经典显然不切实际,主打青少年观众的市场策略已经让电影放弃了在叙事或者思考深度上的努力,男女主角能爱得百转回肠已经不易,大篇幅的絮叨文戏,柔软的逆光镜头,“石头姐”千娇百媚地灿然一笑,清新指数破表,更让本片在一干美式超级英雄电影显得气质迥异。与其说这是青春化的“复仇者联盟”,倒更像是超级英雄版的“暮光”与“饥饿游戏”,“索尼”杀气腾腾地向“狮门”口中抢食青少年市场的野心昭然若揭。

凭借炫酷至死的视觉效果,《超凡蜘蛛侠2》基本上可以预定2014年度最炫电影的席位。在视觉层面上,电影击败了山姆·雷米的老版《蜘蛛侠》三部曲,也完胜2012年公映的第一部。视效是英雄大片的最大良心,如果华丽的外衣下还裹着一个不那么苍白的故事,就可堪称业界楷模。有10分的视效,近6分的故事,《超凡蜘蛛侠2》应该会轻松俘虏新一代青少年,即便无法完全取悦一些嗜好厚古薄今的老派“蜘蛛粉”,也会以超凡的视效体验,撼动他们曾经沧海难为水的麻木感官。

当然,除了青春荷尔蒙,《超凡蜘蛛侠2》贩售的重点,依然是炫目特效。尽管动作戏份与文戏的比重有些失衡,较之其它超级英雄电影来说,战斗场面铺陈得算是吝啬,以至于两个半小时的片长显得拖沓和冗长。不过依靠大手笔投资,非凡的电脑特效及精彩的动作设计,影片几场重头对决依然堪称精彩绝伦,酣畅淋漓,艳光四射的打斗让人大呼过瘾。大反派电光人本身就是个“bling
bling”的闪亮存在,周身前卫夜光设计,经典磨砂透明皮肤,血管隐隐可现,一甩手便是电光飞溅,噼里啪啦地声色俱佳,发起飙来何止时代广场灰飞烟灭,连整个纽约都要暗无天日。蜘蛛侠荡行于纽约楼宇丛林的画面已经成为经典,独特的镜头让观众代入感极强,仿佛就要听到耳边凌厉的呼啸风声。汉森季默的配乐一如既往地出类拔萃,搭档说唱歌手法瑞尔威廉姆斯及电子音乐,又让其过往偏向宏大的旋律多了一丝跳跃的灵动,也与电影的青春气质更加相得益彰。有了画面与音乐这一对亮招子,加上青春无敌的俊男靓女假戏真做地投入,以及与蜘蛛侠基情满满又一副纵欲过度小受样的反派,几个人掰扯着毫无存在感似有似无的爱情、友情与亲情,已足够少年们咀嚼回味并沉浸其中了。

老版诞生的年头并不遥远,《蜘蛛侠》是2002年,彼时好莱坞的特效技术已然非常成熟,蜘蛛侠在高楼间飞来飞去的设计,在2D范畴内被呈现得淋漓尽致。而这种在空中飘来飘去的动作,显然天生更属于3D,新系列大肆使用第一人称主观镜头,让观众身临其境地感受蜘蛛侠的空中漫步。不恐高的小伙伴,如果还想进一步尝试空中体验,恐怕得来点真的行动,比如50米空中蹦极。事实上,电影中飞来飞去的镜头有点过多,一些纯粹是为飞而飞,但出色的3D效果令它们并不让人生厌,而是恰当地满足了观众的贪婪。

华丽光鲜之下,则是电影在人物关系、逻辑动机及情节延展处理上的漫不经心。无论是电光人或者小绿魔,电影都在试图赋予反派角色更加丰富身世的性格,从而避免正邪的对立流于平泛,但是这种努力显然难以称得上是成功。影片诸多关键情节的转折都非常突兀,反派倒不是一登场就一副天生犯罪人模样,只不过变成了丑怪的中年神经质而已;至于小绿魔,编剧似乎试图把一种古希腊式的悲剧气质赋予其中,可是引导整个剧情角色对立情绪的,居然是“韩剧们”最擅长的套路——绝症——还是家族遗传!反派们好像都有一腔哀怨辛酸的故事,苦大仇深得观众不忍心去苛责。而且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特质,就是爱蜘蛛侠(或者彼特帕克)爱得丧心病狂,却又以为臆想的背叛而出离愤怒,大打出手。导演光想着把电光人怎么搞得闪耀点再闪耀点,却全然不顾剧情中充满了没必要的对峙与愤怒,好像敌我双方在纽约搞得天翻地覆完全只是一场情感的误会,因此家破人亡也没关系。于是每到战前情绪铺陈已毕,双方死斗一触即发之时,我总希望跑出个三姑六婆一样的和事佬,对双方大喊一句,一切都是误会,其实你们是深爱对方的!然后误会得到消解,双方化干戈为玉帛,皆大欢喜,多么美妙。可惜事与愿违,电影打斗激烈有余,情绪上总是没能完全释放,所谓打在敌身痛在我心,一点小误会,几句话能说清的事,既没有亡国灭族之仇,也没有杀父夺妻之恨,却要搏命相向,名不正言不顺,爽快程度自然大打折扣。

以电光人为首的反派,担负了哺育声势浩大的动作场面的任务。在炫酷至上准则的指导下,电光人身负巨大电量,牵引着纽约闹市的每块巨型显示屏,电闪雷鸣般的激斗辅以汉斯·季默恢弘而不失活泼的配乐,生成一系列high点密集的视听狂欢。将光影的声色指数进行到爆表,对视觉再不解风情的观众,恐怕也难以抗拒。和蜘蛛侠红蓝搭配适宜的行头一样,电光人夺目的蓝色、光电炫目的白色,被调配得非常恰当,极尽炫酷而未至艳俗、刺眼。电光人从工科屌丝男到超能大反派再到灰飞烟灭,这场屌丝作孽故事秀,是国际大片范的闪亮登场、闪亮表演、闪亮谢幕。有电光人的场面,因为太耀眼,一不小心就会滑入雷人一面,他和蜘蛛侠的打斗游走在惊天和霹雷之间,没酿成“惊天霹雷”。

好在超级英雄电影的观众如此宽容,没有人指望每部电影都是《黑暗骑士》,对于剧中角色的心路也可以自动补完,不去计较其行为走向的合理性与必要性,只要动作场面足够炫目,便已经觉得物有所值。更何况,电影主要想征服的,还是那群稚气未脱的青少年,太过复杂的剧情往往适得其反,而过分设计的人物及故事也未必让人领情。把更多精力花在特效与音乐上,甚至给蜘蛛侠与女友更多谈情说爱的时间,才是明智的,从这点上来说,《蜘蛛侠2》做得正确无比。

和老版的故事比起来,小清新型导演马克·韦布砍掉了许多枝节,比如号角日报总编的滑稽戏、蜘蛛侠苦逼的日常生活、蜘蛛侠对朋友和女友隐瞒身份的纠结。新版创新的意图很明确,以便和旧版容易区分,给观众贡献一些新鲜感。饰演蜘蛛侠的安德鲁·加菲尔德,没有托比·马奎尔少年老成的屌丝样,他和艾玛·斯通的爱情戏虽仍然比较纠结,但大体上走的是清爽明快路线。不过,一些枝节的简化处理,并没让《超凡蜘蛛侠2》的故事变得紧凑严谨。和电光人打一阵、停下穿插爱情进展、再打一阵,和小绿魔的戏同样是一截一截的断裂状态,似被视效至上所拖累,电影的整体情节就像一个膨胀而松软的棉花糖,松软的地方充斥着“糙点”,激烈视效的冲击余感,不足以焊接情节的每个糙点。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