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年前就看过这部片子,记得是用VCD,看的有些心堵,有些地方还不理解,
12年后的今天又看了一遍导演剪辑版的,不知因为是片子比原先长了,自己的年龄的增长了,还是欣赏的角度不同了(当时自己是学生),觉得能感受到所谓的BR法的设立了.
每个人多会老去,现在的年轻人也似乎能力越强了,但真能担当起社会的重责吗.
只有艰苦的磨难才能成就辉煌,现在的后辈们越来越糖衣了.
现在要想在公司立足,想不被淘汰,要想在社会立足,想不被歧视,……人口众多的我们,确实要为这一些进行“大逃杀”,适者生存。
可能你用的不是枪不是刀,有用文凭的,,有用血缘的,有用裙带的,有用肉体的,有用黑心的,有用……用尽所能才能“消灭”周围阻碍你前进的同类,你才能活着,活着有地位,活着有肉吃。
我们无时无刻都在进行着“大逃杀”,如果你退缩或觉得没有这样的危机或不屑,那你同片子里那些懦弱自杀或被杀者无异。
2012了,只想问,“你好,你还活着吗?”

久仰北野武的暴力美学,常常看见媒体上对他的电影的溢美之词。昨天晚上去看了影协放的两部与北野武有关的片子,终于一睹大师风采。第一部是他主演的《大逃杀》,第二部是他做导演兼主演的《座头市》。因为《座头市》在《大逃杀》之后放映,我的心还没有收回来,所以除了其出神入化的溅血场面之外,我并没有百分百集中精力去看。《大逃杀》我是看得很认真的,鉴于它大概是这两年来我看过的最能引起我共鸣的片子,我也来点议论。

我很少议论一部影片的好坏,因为我觉得每一部片都是一个人或一群人思想的载体,如果片子不好看,可能是技术手段的问题,也可能是内容的问题,但这都不会妨碍一部片子去表达一种独特的视角。除了那些费了很多钱结果还让观众觉得被忽悠了的片子,雷声大雨点小的片子,以及叫人心理生理双重恶心的片子之外,我对任何电影都抱着一种尊敬的态度。

我想,《大逃杀》也是一部让人尊敬的电影。它讲的一个经济疲软的政府将三十多个经过筛选的中学生被放到一个荒岛上,每一组随机发放武器,每个人的脖子上都有一个项圈,上面装了定位系统和窃听器——你要是不遵守游戏规则就通过引爆项圈将你炸死。这是一场真实的血腥的杀人游戏,最后只能剩一个人可以活着走出岛,这就意味着你必须用你的武器把和你争夺生还机会的人杀死,你才有可能活着走出岛。无论那些人是你昔日多好的朋友甚至恋人,为了生你也要不顾一切地杀杀杀!如果你不想杀人,又害怕被别人残酷杀害,有一个退出游戏的方法——自杀。

影片无非用一种夸张到极致的方式把人性的恶,或者说是人性的本原表达出来。想象一下,如果你在一个荒岛上,与你的诸多好友乃至亲人争夺唯一一个生存权,你会怎么做?注意,都是你的亲友,不是一般的陌生人。在你心里浮现的第一个字或词是什么?杀?自杀?这个问题你自己在内心回答,以测试一下自己的冷血程度和原始程度。我问自己。正常状态下,我连伤人都不敢,杀人更不消说。但在那样一种特定环境下,在只有踩死别人才能生还的情况下,在别人——你的朋友你的亲人用枪指着你或用枪抵着你的脖子时,你会怎么做?我也不敢自杀,倒不是因为我觉得这是懦弱的逃避行为,而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自己去结束自己的生命——我是那么珍视它。对,我挺害怕死的,尤其是我还那么年轻,死了就什么都看不见了!不过,对死亡的恐惧还没有使我产生疯狂的杀戮念头,我希望那时我能做的是积极防卫,绝不去主动伤人,但又能很好地抵御来自各方的攻击——这恐怕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