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多少次提到小时候养的那只叫做“林林”的狗和它的身后事。
    那一天我出门前它倚在墙角看着我,一个小时之后,当我被从小区里的健身中心叫回家的时候,看到的它已经是抽搐着躺在床底下。我跑下楼,希望有人能救救它,然而那时候母亲只是把它拿下楼,扔在树未填的坑中。我痛哭,我说你救救她啊,为什么不带她去医院呢?她说等她死了我再哭。从那时起我认定她是个残忍的人,于是在她六年之后的葬礼上,我没有多余的眼泪献给她。
    那个场景过去有将近十年之久。那是小升初之前的夏天,世界杯如火如荼。围观的人们等它不再抽搐了便纷纷回家观看下一场比赛,我坐在街边,看着夕阳慢慢沉下去、沉下去。楼里有人唱歌,唱的是《大海》和《盛夏的果实》,那时我在想,这一定是最悲惨的歌曲和最忧伤的夏日。
    在后来的一个月或是两个月的时间里,我每天放学回家便会捧着它的照片痛哭。在循环往复的痛苦结束后的很长时间,直至今日,我都没有再养过宠物。与某个毛茸茸的或傻大傻大的家伙相处固然是件愉快的事,然而既然注定我要面对它们生命的全过程,我宁可不要那份愉快。
    电影中八公用了它的一生等待早已去世的主人。一只老狗步履蹒跚地走到火车站门前,它已经无法像年轻时那样精神矍铄了。每天下午五点半,它都在那里。小镇换了春秋,它还在那里秋等到冬尽,春等到夏。
    想到了《1874》里的一句话:是否终身都这样顽强地等,雨季会降临赤地。
    

时隔一年再加回傻大个的微信,再打他的电话,我以为我已经可以控制自己的情感,不再是当初那个容易陷入温柔陷阱的小朋友,而我之所以要从拉黑清单中加回他,是因为我可以从他老司机的种种里习得恋爱的技巧,catch到一份真挚的感情。结果嘞,我为了他痛哭三次,在寒冷的街头大声哭泣,完全不顾旁边路人奇怪的目光,嚎啕大哭,泪水一度模糊视线,要不是旁边的小伙伴牵着我的手,我可能都看不清路。

人贵在自省,我想整理我们的种种,让一切打包封存,迎接更好的明天。有点难,但是我尽量。

傻大个长得真的不好看,比普通人还差一点的样貌,优势的地方大概就是身高吧。第一次见他是在公司的活动上,我看着这个财神扮相的同事,说话老练,我在想他应该孩子都抱了几个了吧,结果发现他竟然比我小。不知道怎么的,我们就加了微信,开始时不时的打扰,怪我过分轻敌,他时不时的关心和问候,那些晚上1个小时更多的电话粥,还有他给我的单独的杨梅礼物,在同事们的嘘声中,我觉得他喜欢我,而我,不知不觉陷入了他对我的关爱里。我们一起看电影,在去电影院的路上,我们肩并肩,我站在路边的侧石上,我们才差不多高,我们在电影院里说悄悄话,他理我那么近,有时候会害羞得推开他,事后想想又觉得自己不解风情。好喜欢跟他一起看电影,除了闺蜜之外,他是让我觉得最舒服的电影小伙伴,我那些无厘头的问题,他都会耐心地跟我讨论,我们可以说很久很久的话,都不会累。当然,也有小不满意的地方,看完电影他不会送我回家,我们各分东西,我做地铁,他自己打车回家。现在想想,其实这些都是线索,只怪自己当初没有看清。之前和公司的一对小情侣一起吃饭,他们俩一直想撮合我们俩,他全程一副不开心的脸,跟我说下次再也不会参加这样的局,只是怕我生气所以才没有半路走人。天晓得,那时候的我,以为他是笨男生,不知道我喜欢他,看不出我的心意,现在才知道,人家是老司机。

后来还发生了很多事,印象比较深的是有一次他中暑,我去他办公室看他,他确实很难受的样子,我想试着安慰他,给他拿点水,帮他刮痧,他很不耐烦地看着我,不知道说了什么话,看着他办公室的其他人,我有些尴尬,我不知所措,为自己不能好好帮他减轻痛苦,自责了很久。

第一次为他奔溃大哭是在图书馆,那时候不知道抽了哪门子的风,又想跟他一起看电影,在被他拒绝多次后,我和我的执着又一次出击,希望和他来一次美好观影,结果又悲剧了,好伤心啊。我在图书馆里忍不住抽泣起来,一起来的共同认识的小伙伴N(后续还有很重要的情节)不知所措,在旁边说了我这辈子都忘不了的话,“我觉得我要跟XX学怎么做账”,当时的想法就是,我在哭,你怎么还在关心财务做账的问题,好吧,大概吓坏她了吧。这次过户,我以为自己心死了,后来在运河边,我和N散步的时候,我突然想被果断拒绝,N就帮我打电话给傻大个,问傻大个喜欢我么,“不喜欢啊”傻大个说,我错愕了一会,他们还在打电话,我走到旁边,自己胡乱得唱歌,我不知道怎么做才能显得我一点都不在乎,怎么做才显得我OK,可以的,确实不知道,我知道的是内心苍凉。而且N和傻大个聊的很开心,电话里的傻大个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跟我一样啊,我还以为他只对我说这么多的话。我拿出手机,拉黑了他所有的联系方式,QQ、微信、电话,不要再联系了吧。

没有挽回,就这么沉寂了,偶尔,我会在N那里听到他的消息,后来听说他回老家了,挺好的,应该不会再见面,再有联系了吧。

我偶尔会跟N说想把他从黑名单中拉出来,想跟自己说已经不介意了,有过几次加回,又觉得没意思拉黑了,我现在才发现,我从手机里把他拉黑,却不能从心里真的抹去他。还记得他的生日,从N那里要到他的电话,给他发过生日快乐的短信。记得因为他,我丢了我的杯子,让N转述,请他还我一个杯子,结果他给我和N各一个杯子,给我的杯子,异常小个,一点都不喜欢,我跟N开玩笑,她那个杯子看起来好很多,送我的杯子这么丑,真当是没有把我放在心上过。这些细节我之前都没有注意过,现在想想,我以为自己在他心里是特别的存在,现在才知道,我可能还没有N在他心里重要。

流水账的种种,都从记忆里被翻出啦,我们直说最近发生的事好么?

好。

我从N口中知道他从老家回来了,圣诞节前夕,抱着跟老司机学习的态度,我跟他重新联系上了。我们还是能说很多的话,我们还在圣诞节一起去了西湖边,那时候11点了,所有的圣诞树都在拆,我们愉快地走在西湖边,他被西湖边卖花的阿姨追着买花,我跟阿姨大喊:“他不是我男朋友,是我弟弟啊”,在旁边笑出眼泪,他快被阿姨挤进旁边的花坛,赶着大概有20米,没有买花。我跟他说:“阿姨是今天唯一让你脸红的女孩吧。”他说是啊。我们走在街上,他站在我旁边,说我长高了,帮我戴帽子。经过奢侈品店,我说你现在身上有奢侈品么,他说:“我的奢侈品就是你啊。”我大概也是脸红的。

我们打电话,我说要学习怎么撩汉,他说最好的办法是实战,他问我要不要实战。我半晌没说话,他说:“大不了不碰你嘛。”(那个时候,我为什么不敢说好)

我说刚在公车上看到奶茶妹妹款的小美女,好喜欢,他说,他不喜欢这样的,他喜欢脸上有高原红的(我就是在湖边冻红脸的高原红本人)。

我说头发剪了,脖子很冷啊,他说:“我给你买围脖啊。”“不要了,我自己有。”(我依然是当初的害羞女孩)

他来我家接我,我们一起去找N,一起吃火锅,我会介意,为什么N会在他说自己头发自然卷的时候摸他的头发,为什么他总是夹菜给N吃,仅仅是因为他们都吃辣锅?

我们一起去肯德基喝饮料,他认真看着我的脸,说为什么我的脸两边大小不一样。

他喝酒完给我电话,说他刚差点撞到一个跟他侄子一样大的小孩,说他惊魂未定,我耐心听他说他前任的故事,说他女朋友怎么跟他分手,而他多么难过,我心疼他的难过,谢谢他信任我,只把这件事告诉我。我会介意,希望他早点走出来,装作漫不经心,满嘴不在乎,只想了解他更多。

他拍了自己吃橙子的照片给我,我说我也要,他说他下次会送我一箱桔子,会在他心情好的时候,带我去吃好吃的。

他会发抖音视频给我,我不会吃辣,他很喜欢吃辣。他发了一个情侣在隔壁店家吃饭,一个吃辣,一个不吃辣,一起视频通话,遥望着就餐的视频。我在想,他是不是暗示我们也是这样的。

他说以后养个小女孩,我跟他说女儿都像爹(暗示长得不好卡),他说想打我,他说他的女儿也会遗传他的高鼻梁,免烫大波浪头发。我很想跟他说,我小时候也是很可爱的。

重点来了。昨天和N聚餐完,喝了点酒,N跟我说起了以前不知道的事情。比如,她从上海回来,没有车,和很多人群发了说晚上车会晚点,她男朋友说不等她去睡了。傻大个问好了时间,从很远的地方,开车大半夜过来接她回家。我听的时候,掐着自己的手,不想让自己去感受自己的难过。N跟我说,她跟傻大个因为是同一个地方的,所以有很多共同语言,他们有一次从老家到这边来上班,在我拉黑的那段时间,他们有一起单独吃过几顿饭,她强调我拉回他之后就没有此类事件发生。她想跟我说,她曾经也差点迷失在这种温暖的依赖中,他是一个很好的朋友,他就是就这样,对谁都这样。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