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始终认为,2011年的 Rise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是当年最好的商业片,也是一部真正的科幻片。它与经典的老版猿人猩球在故事和主题上都有很好的衔接:科学幻想元素合理可信的同时,还一方面隐喻着社会问题(他者恐惧、西方文明衰落),另一方面引出了人类在发展过程中所面临的真正恐惧,即欲望驱使之下的科技的无限制发展所可能带来的灾难。一体三面,面面俱到。
新的Dawn of the Planet of the
Apes(顺便说两部的名字都真够土的,rise和dawn都是大俗名……),导演换人,且有3D版,摆明了要趁热打铁大干快上。效果如何?首先3D效果毫无诚意,又是多收钱的手段而已。希望以后能有一个网站,专门让影迷投票,提醒其他观众某部影片是否值得看3D。
而剧情风格方面,不同于前作对Caesar整个成长经历和个性的完整刻画,这部突出的是“战”,因而节奏更加紧凑,但也就严重丧失了剧情的合理性。前作有药的情况下,Caesar和ape们的成长也是漫长而合理的。但到了这一部,为了能达到和人类一战的程度,apes发展飞速,甚至头天拿到枪,第二天就可以精准骑射搞定有工事的人类。而对病毒免疫幸存下来的人类,不知道是不是免疫基因跟傻瓜基因位置接近,在跟apes的战斗中几乎没有做出过正确的战略决定。这些不严谨剧情让人遗憾,也使得该系列从有追求的科幻片向着爆米花大片迈了一大步。
拍过《科洛佛档案》的Matt Reeves,
显然在动作场面调度上有一手,这大概也是投资方看上他的重要原因。但不知是不是为了节省投资,大部分的动作场面都是低照度的夜景戏,场面的震撼力也就随之大打折扣了。黑暗中窥伺的是怪兽,勾起的是观众对未知事物的恐惧。而planet
of
apes显然更适合全知视角,还是该让观众对apes的数量和规模有个直观的感受,震撼性地给出异类强大的现实,才能触发观众对其的恐惧,而不是黑暗中乱七八糟出现的一坨坨。这很好理解,柜子里的同性恋和庄园里的黑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当街接吻的基佬和公交车里邻座的黑鬼,他者的可怕在于以一个明确的形象入侵主体的生活。
值得肯定的是延续了前作的工整剧本,虽然紧凑,但Caesar这条主线还是有细腻起伏的,他对待人类和猿类的态度都有了新的发展。开篇所提到前作的一体三面之中,虽然没了新的科学元素,但对现实社会的隐喻有很好的延续。前作里作为他者的apes,是外形可憎的黑人,是传播疾病的同性恋,最终apes回到树林,等同于黑人回归非洲,同性恋钻进柜子,主体的问题得到了圆满解决。
而这部则有了新的发展,修坝小分队的黑人大哥一语道破:他们比我们更强,因为他们不需要灯光和电。apes摇身一变,成为了组织性强,生活要求低,不遵守现有规矩的群体。而随着主流文明的衰落,他们凭借以上优势反而成为了巨大的威胁。这里被恐惧的他者是谁?大家别客气,天朝对号入座吧。对寿命的无限欲望催生了毁灭性的病毒,正如同对利润的无限欲望催生的金融危机。而且在对抗之中,鹰派智商不足,左派则幼稚病病入膏肓,如君士坦丁堡般陷落的旧金山,象征着已经快失去制度自信的资本主义文明。
当然抛开作为点缀的隐喻不谈,好莱坞的政治正确叙事是对多元文化的包容,视点一定要放在满嘴和平与爱的、Caesar口中的两大good
man身上,前作的Will和本作的Malcolm。事实上本片中人类和apes也面临多次和解的机会。好在剧本没有走向人类no
zuo no
die的俗套情节,虽然有个愣头青坏事,但最终引向战争的还是ape,是他们无法与人类共融的天性。猿类在崛起,人类在衰弱下去,先进但处于衰落的文明是无法靠着空洞的多元大旗,就可以跟野心勃勃的崛起文明和平共处的。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你是作也die,不作也die,总之运数已尽死路一条。在我看来,这种对人类终将灭亡的悲悯是好的着力点,但影片的后三分之一却把重点放在了莎翁式的王权斗争。
在结尾处,Malcolm还在幻想着和平,而经历了宫斗大戏、终于推翻ape不杀ape这样陈腐教条的Caesar,则看穿了这一切。他告诉Malcolm,战争不可避免。也许就是这个特殊的时刻,幼稚病痊愈的Caesar对Malcolm的劝谕,是apes的智识终于超过人类的注脚。下一页,地球终将成为猿人的星球。

  看完片子,并未有以往看完科幻大片后的热血沸腾,虽然整部片子特效足以达到五星,但与其说是科幻大片,更愿意说是一部剧情大片,一部借猩猩之形揭示人性的影片,片子并不是简单的讲述人类世界在病毒肆虐后满目疮痍,猩猩乘机而入,然后爆发人猿大战;全片大量采用灰度镜头,是无奈与忧伤,贪婪和欲望带来的灾难,是自以为是种下的恶果,对未知恐惧引发的骚乱,是信任危机造成的对峙,最无奈的坚持~
影片始于Caesar(凯撒) 深邃的眼神,结束于Caesar 深邃的眼神,Caesar
的确是爱人类的,至少他曾经爱过,当他在现任男主Malcolm的帮助下回到曾经成长的上一部男主的家时,情不自禁拿起Video,透过视频他仿佛回到多年前,那时候他还不是Apes的王.只是在兰兰帮助下牙牙学语的萌猿.他与兰兰一起生活,长大,学习人类的语言,就像一个孩子,从未设想过那么久远的未来,那么宏伟的目标,那么重的责任。只是后来,一切都变了,因为他变得太聪明了。直到现在我依然觉得震惊,心有余悸,是作为一个人类的震惊,当你听到一只猩猩,一只名叫Caesar的猩猩对着误闯入其领域的人类,霸气的吼出那个音节:GO!是的,有那么一刹那,恐惧的确是会从心底最深处涌起,那是一只会说人话的猩猩啊!作为人你真的不会在脑海里浮现一个叫“异类”的词吗?
纵观Caesar所建立的猿社会体制,其实就是一个封建时期小型人类社会的缩影,集权制,等级森明,最顶层的设计者Caesar家庭,其次是以Koba为代表的鹰派军方负责安全,国防武装对外事务,以Maurice为代表的负责内部生产教育的鸽派元老大臣。在影片初期所展现的Apes社会中,你甚至能看到宗教诞生的端倪,就是那群围绕在Caesar妻子身边扮演着巫医角色的猩猩,还有教育的端倪,那些刻在墙上的文字例如“Apes
not kill Apes ”“Knowledge is
strength”,而底层同样分工明确,有专门负责警戒的哨兵,负责狩猎的,负责抚育幼猿的…一切都按照Caesar的指令运作,毫无疑问,这些都是Caesar从人类身上学来的。
本片基本上靠两条线的矛盾碰撞往前推动,一条是猩猩中的Caesar与Koba
;一条是人类中的Malcolm和以Dreyfus为典型的人群。但归根到底是人性的碰撞,是导演对人性善恶界限的探讨。
Caesar作为猿类的领导者,他定下的发展路线是走和平主义发展路线,人类,猿类两不相干,和平共处,看的出,他竭尽所能去学习人类,带领猿类摒除掉animal
的一面,在兰兰的影响下,他看到的更多是人类善的一面,相信真善美的存在,这一点在他骑着战马,带领猿类大军雄赳赳气昂昂的来到人类面前,却只是归还给人类遗留下的包中表现的淋漓尽致,他只是想告诉人类,我相信善的存在,即使我裹挟着势!我依然愿意谋求和平。因为他心中有爱,有抚养他长大的上一部人类主角兰兰带给他的爱。
而Koba做为猿类的头号悍将,Caesar的患难兄弟,则是学习到了人性恶的一面,他的猿生中没有“Trust”这个词,他坚信“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一点是对人类最大的讽刺,因为他从小就被人类关在笼子里作为实验对象,所以在他眼里人类都是不可信的,都无一不是刽子手,他无法理解Caesar为什么会对人类有爱,有信任,从某一个角度来说,他虽然没有Caesar的高智商,却比Caesar更加具有人性,他懂得憎恨,他学会了阴谋与背叛,他学会了利用,利用了Caesar对猿类“Apes
not kill apes
”的慈悲,他还学会了使用阴谋,通过放冷枪干掉Caesar,用激动猿心的演讲煽动底层猿类对人类的憎恨从而发动政变;通过杂耍欺骗人类守卫的手段等等,他就像人类中顶尖的政客,阴谋家,导演利用Koba这个角色所展现出来的,都是对人性丑恶一面的折射,鞭挞,Koba就像人类的一面镜子,只不过只映照丑陋的一面,而善良的一面交给Caesar去诠释。
而另外一条线中的人类Malcolm和Dreyfus两个角色的作用就是分别对应着Caesar和Koba,Malcolm
力求人猿的和平共处,而Dreyfus主张利用尖兵堡中的枪火先发制人,一举扫除未知威胁——猿类。影片是对大刘笔下《三体》中“黑暗森林法则”的最生动诠释,人类和猿类就像是行走在黑暗森林中的两名猎人,他们扛着枪在森林中狩猎,有一天,他们遥遥相遇了,然而森林是黑暗的是未知的,中间隔着迷雾,他们看清楚对方更无法知道对方的想法,也许一个念头错误就是招来杀身之祸,这时候该怎么办,很简单,举起枪,把对方干掉无疑是最安全最简单的选择。所以影片一开始当Dreyfus误闯入猿类领地,当他遇到两只身材魁梧,明显不是普通猩猩的时候,在经历片刻的紧张犹豫后,他开枪了,很多观众都说他是猪一样的队友,但其实他只不过做了生物最本能的反应——杀死异类,才能保全自己。
影片中Caesar说了两句话令人动容,一句是当Caesar回到最初的家悟出的:”I
always think Ape better than Human, but now I see how like them we
are.(我一直以为猩猩好过人类,现场才知道我们跟人类多么的相象)
“真是醍醐灌顶,揭示了猿性与人性是多么的丑恶而相似,”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还在猿身上也毫不违和”有猿的地方就有江湖“;另一句是在影片结束之际,Caesar在送别他的人类朋友Malcolm时说的“ape
started the war, human wont forgive”(猩猩发动了战争,但人类不懂得原谅)”
瞬间击碎了我向往“单纯美好,和平共处”的小心灵,让我惭愧的不只是我英语还不比一只猩猩,而是我竟然不如猩猩了解人类自己。。。。。更多的是压在心口的沉重,因为我知道,当Caesar用深邃的眼神目送着Malcolm离开,直到其身影隐匿进阴影中之后,就昭示着人类与猿类的War即将全面开启。
仔细观看,你会发现希望还是存在在影片的,就是导演刻意用大量镜头塑造的一个角色,Caesar的儿子Blue
eye(蓝瞳),他目睹了Caesar对人类的爱,也目睹了Koba由于憎恨而扭曲的灵魂,见证了父亲亲手建立的和平家园被Koba摧毁,目睹了猿类与人类的无谓死亡,他最终做出了自己的选择,离开了残暴的Koba,回到了自己的父亲Caesar身边,对他说“Father
, let me help you
”他就像一粒刻意种下的希望种子,在吸收了阳光雨露,经历了狂风暴雨洗礼之后,将成为他的父亲Caesar一样的领袖,并最终可能成为再度连结起人类与猿类信任的纽带!
所以,在揭示人性的同时导演仍然没有忘记展示西方的普世价值观:相信Hope
,一直伴随你身边!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