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从大的方面讲,《月球》实际上触及了当今克隆技术所面临的种种疑问的核心——克隆人是否享有自然人所拥有的种种权利?在整个社会乃至整个自然界里,克隆人属于哪一环?克隆人是否可以算作某个人或某组织的私人财产?而其拥有者是否可以以此掌握对于克隆人的生杀大权?是否可以奴役克隆人作为无偿的劳力?是否尊重克隆人的独立人格?
简而言之,克隆人,是人,还是低于人的动物?或者,仅仅是机器而已?
《月球》给出的答案是悲观的。
克隆人相当于机器,仅仅是流水线的产品而已。在出生前,已经限定了他(或者应该说“它”?)的寿命只有三年,而这三年间,他所做的一切需要付出脑力体力的劳动,实际上是无偿的。
若说有报酬,那大概是伴随着出生(或者说,苏醒)而植入的虚假记忆。将一段不属于他的过往强加给他,这是恩赐还是惩罚?诚然,在空空荡荡的月球背面,若是没有过往,没有回家的信念支撑着,或许就连一个克隆人,也熬不过三年。然而这种欺骗,也和道义,同情,怜悯这样的美妙词汇无关,充其量,不过是调剂孤寂生活的润滑剂罢了,从性质和功能上来说,与修复机械的润滑剂并无不同。
于是,一个在物理机能方面与普通人类并无二致的克隆人,在人类的操纵下,成为了某种人形的机器,用以操纵某些机械难以控制的工程,由此为他的所有者谋取利益。
当他以为自己在做独立的思考,当他沉溺在对往事的缅怀,当他为种种情感而澎湃,他却不知,所有这些,都是事先设计好的机能,和构造机器的零件,是同一原理。
他的短暂的一生,是一个巨大的谎言。他浑然而不自知,尚怀着渺茫的希望,在孤寂中心甘情愿被人榨尽最后一滴血。
一个克隆人死去了,有另一个克隆人苏醒。在这无尽的链条背后,是人类无底洞般的欲望。以一个自然人模板换取成千的克隆人,而后者不会反抗不会要天价的薪水且能始终保持良好的运作,这是多么合算的交易。克隆人的出现,把最不可控的因素,人,也纳入了能高度控制具有极高可操作性的范畴,这是何等伟大的飞跃。新生的Sam
Bell乐观而富于进取,而老去的Sam
Bell正日益陷入绝望中不可自拔。这时候,新陈代谢是必然的程序,就像一个零件老化,于是马上有一个新零件换上。
然而,若有一天,他觉醒了呢?这一切是否可以改变?
很难。因为真实的世界里,并无他的容身之处。人之所以为社会人,最大程度在于自出生到老死的一整个社会化过程。而对于他而言,他从虚无中来,往虚无中去。对于社会而言,他是不存在的人。这是宿命,是自人类以克隆人为机器以来,无法逃脱的悲剧。
他自虚无出生,于孤寂中成长,在绝望中死亡。

标题并不贴切,因为艾萨克·阿西莫夫早在1992年便已操纵机器战列舰去了银河帝国,而那时Duncan
Jones估计才刚刚开始在伍斯特学院为了他的哲学学士学位奋斗。今年是2009年,我在《月球》中处处都见到了机器人三定律的身影——我读过《Runaround》,琼斯多半也读过,不过我们彼此之间并无任何交流:因此我也相信,影评标题取为《导演琼斯向阿西莫夫及机器人三定律致敬的影片——月球》很切题,但却无趣,所以标题保持原状,我们就直接开始。

机器人第一法则:A robot may not injure a human being or, through
inaction, allow a human being to come to
harm.(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或袖手旁观坐视人类受到伤害;)

记得04年的那部《I,
Robot》么?其中的桑尼并不受三定律的支配,乃是因为他并非完全的“机器人”,而是通过未来科技修复合成而诞生。人工智能在科幻小说及电影中的发展趋势是机器人终将成为人,以及人终将进化为机器人——这一观念的核心问题在于探讨“人与机器人的区别究竟为何?”,那条“看不见的界线”到底应该摆在哪里。其实这并非仅是一个囿于机器人领域的问题,各位爱好科幻电影的朋友,联想一下曾经的那部《A.I.人工智能》,马丁这个机器孩子,他的诞生经过与天马博士创造阿童木简直是如出一辙。由天才们制造出的感情系统几与真人无异,除了身体的构造和普通人不同外,若说他们同样拥有灵魂,相信看过读过这两部作品的朋友肯定都不会反对。而在近期的新片《第九区》中,Wikus变异成的外星人,同样也纠结在“人类|外星人”的身份认同感上。在《A.I.》中,马丁最终接受数万年后的外星人帮助,变成了一个真正的“人”,但这时人类早已灭绝;《第九区》里Wikus坚信外星人三年后会如期归来,还给他人类身份——他们俩对那一撇一捺搭成的简单字儿如此执著,但这个“人”字究竟代表什么呢?存在确切的界定标准么?外星人、机器人、地球人——只要他们是有类似人类的思考方式和感情活动,我们是否就可以抛弃狭义的肤色美丑高矮胖瘦,广义的地球火星直立爬行,坦然去接受“人之大同”呢?

在2009年这个问题还算是不那么直接和尖锐,我们总觉得“未来”还早,没有亲眼见到过外星人,新闻里展示的那些白色的银色的会动会走路带摄像头能抓东西会自动清洁房间地毯的真实机器人也还是那么简陋愚笨,克隆人技术在十多年前多利羊造成的大轰动之后至今也还只是停留在实验室水平上。琼斯却是受了阿西莫夫的引领,导筒一挥,目光遥望近未来——克隆人究竟该不该算是机器人?或者他们其实是离人类更近一些?琼斯给出了一个不等式:人类>克隆Sam>机械Gerty。

这个片中不等式反映在机器人第一法则之中,对应了如下几项有趣的事实:
首先,Sam不可能杀人——月能公司的设定在满足第一法则的前提下谋求了公司的最大利益。如果Sam可以杀人,在发现真相之后他们很可能就会激活大量克隆人,并且用计将派遣船上的维修人员杀死,然后反攻地球。但是片中老Sam出事后被激活的新Sam(我愿将前者称为1号,后者称为2号)提出的策略却是,隐藏在运输舰上回到地球进行揭发。另有一处,是在1号和2号争执时(其时他们都已经很清楚彼此的克隆人身份)提到,“你很清楚我不会杀了你,我也一样”:这明显是制造克隆人时给出的第一法则约束。有趣的是,这里面包含的悖论是:Sam不可能杀死Sam——宾语的Sam获得了真正人类所应有的权力,但是主语却是毫无疑问的克隆人..主宾同时亦可互换。因为Sam可以重启Gerty(我愿意相信这对电脑来说算是死去新生了,毕竟之前的记忆已经全部失去),或许也有物理上破坏Gerty的可能性,所以Sam在身份上高于Gerty,但始终没到真正人类的高度:他们的寿命只有3年,即使有本体的记忆,也只是用来减缓孤独的苦闷——月能公司在人道和残忍上摇摆不定,一方面Sam在月球过着完全和人类宇航员相同的生活,有些美好过去可供追忆,娇妻和爱女则负责提供未来的希望,让Sam能够坚持干完手上的活儿。我在观影的途中,不止一次觉得Sam不知道真相或许才是真正的幸福了——即使寿命只有3年,最终在焚化炉式安眠箱中寿终正寝、灰飞烟灭,希望却也是至死不灭:这该算是一种仁慈么?残忍的地方是逐渐给出的绝望——来自妻子的影片逐渐出现似乎将要分手的迹象,而归途始终都是遥遥无期,身体的状态也一直在恶化。在看到此处时我想到的是一对矛盾:一方面,量产3年期Sam的资金需求应该也不低,临近报废期的克隆人工作效率也不高,还时不时需要治疗,电磁干扰塔本身也耗费能量——这些难道真比一位宇航员3年的合同工资要低不少么?更何况风险成本同样很高(结局时月能公司显然背负恶名到了快要倒闭的地步)。如果说人的孤独在3年就到达极限,那为何不派遣一个克隆的妻子定期过去探望,或者直接去除克隆人脑中相应的”无用“感情功能,让他们能够更有效地为月球开采工作服务呢?我相信这或许只是一个为了让影片显得更煽情些而特地制造的Bug(这样的Bug实际上也不止一处)——琼斯当然是成功了。

机器人第二法则:A robot must obey any orders given to it by human
beings, except where such orders would conflict with the First
Law.(除非违背第一法则,机器人必须服从人类的命令;)

在这一条上我想提一下Gerty。相信当人工智能已经发展到能够滋生”同情“之时,人工脑在功能开发上早已是非常发达了。看看那位Sam的好搭档吧,他的”面部表情“丰富,能够解决Sam的很多随机疑问,在意外出现时可以接受Sam违背”规则“的要求,可以要求被”重启“(重申:我认为那相当于是自杀了)。他这大脑究竟还算不算是机器智能呢?一直到影片快接近末尾,我还认为Gerty其实是一切都遵照程序来执行(每次激活Sam后的问候语都相同,让我产生少许”场景实际是不断往复轮回“的感觉),他之所以帮助Sam其实是为了完成更大的阴谋,是在执行预设的紧急对应程序,以防止事态失控。可是看到出字幕才发现,Gerty根本就是自己选择了同情克隆人,同时背叛月能公司——这是一个极富良知的人工智能,和Sam之间有相当的感情。他在一般情况下会将克隆人Sam当作真人来听从,但是真正人类(即月能公司)的权限却大于Sam,因此他不得不背着Sam和地球实时通讯,在必要时欺骗Sam(即是在实时通讯和激活时,欺骗Sam说他看到的”是幻觉“。片中出现不止一次)等等。如此优柔寡断的、富于同情心的Gerty(我甚至认为它该是片子的女主角,看看那些很萌很忧郁的表情吧…^^)。阿西莫夫在第二法则中的”除非违背第一法则“很好理解,因为机器人不应被人唆使去伤害人类。不过Gerty的智能算是符合法则么?我认为不能算:他也面临了一个悖论——按照不等式,Sam算是”近人类“而月能公司的联络人员是人类,两方面给他的指令截然相反——Sam显然希望知道真相并且回到地球,而月能则希望Gerty可以在工作协助中监视Sam,保证他不会发现自己是克隆人的秘密(按照结尾逻辑,他们肯定不希望克隆Sam返回地球)。注意2号Sam有一段和Gerty的争执,在1号出意外后,2号想出去但Gerty不让——这是因为2号出去就有可能发现1号,然后知道自己是克隆人的事实。如此明晰的逻辑关系,在Sam的反复要求下,Gerty却又允许了。或许Gerty在面对权限高低造成的悖论选择时会给出随机性答复,但若真是这样月能公司不是在自掘坟墓么?此处剧情根本就不能算是严密,甚至也可以说是Bug..但却并非不能通过脑补来解释——毕竟片子在关于月球基地的历史及月能公司的策略等内容上给出的线索太少,试想想看:说不定是出于开发任务的需要才给予Gerty如此高的智能呢?人类科技当时很可能还不能量产带Gerty电子脑的Sam克隆,因此月球基地的崩溃(根据已知的剧情来推理),即使是在人工大脑上加上了一些机器人法则式的限制,也只能说是件迟早都会发生的事情。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